誦經功德感應記 ── 全真度亡韻〈黃籙齋〉之緣由略考

  作者 / 陳柏勳(《武廟宗教文化雜誌》主編)

一、 前言

    收錄於清末《重刊道藏輯要.全真正韻》的譜集中,有一首曲名為〈黃籙齋〉的道韻,曲風淒楚哀怨,以敘事詩歌體的方式,呈現出道教黃籙齋法拔度沉淪罪魂的功效。唐.杜師廣成先生說:「黃籙齋,拯救幽靈,遷拔飛爽,開度長夜,昇濟窮泉,固其大旨也。」[1] 此曲命名「黃籙齋」,即專屬度亡科儀用曲。該曲文中敘述張氏麗華曾於生前造罪,經三官考校善惡給予罪刑,張氏於青城山下丈人觀前懺罪,哀求道士李若沖的故事。在全真濟煉科儀《廣成儀制》之《全真青玄祭煉鐵鏆施食全集》及《鐵鏆斛食》的文本中,皆有述其黃籙齋法度張麗華的例子。

    道教文獻中提及張麗華的典故不少,譬如:宋代《道門定制》說:「簡籙功及幽冥,不可具述。獨『張麗華』事,尤為昭著。」[2] 元代《洞玄靈寶自然九天生神章經注》解釋:幽魂,乃地獄幽囚之鬼,聞經有開度之幸,「張麗華」乞神章薦拔是也。[3]……究竟張麗華的身分為何?生前所造下的是何等罪行?故事的背景青城山丈人觀又在哪裡?丈人觀道士李若沖是誦讀什麼經典來超度張麗華生天?本文擬對上述問題進行簡略的考述,自維譾陋,急就之章難免有疏漏之處,尚祈方家匡正指教是幸!

二、 故事的依據與背景

    《全真正韻.黃籙齋》經文述:

「黃籙齋筵臨妙宮,青城山下說原因。張氏麗華曾造罪,三官考較甚分明。丈人觀堥D懺悔,哀告黃冠李若沖。經卷未完離地府,速登雲路早超生。」[4]

黃籙齋,源自於六朝已有的齋法,在唐代以降此齋法大為盛行。妙宮,此指東極妙嚴宮,為太乙救苦天尊所居宮殿。本曲旋律起伏多樣豐富,在緩慢的歌速中呈現出哀戚的情景,述說著罪魂張麗華於生前造下罪孽,被判入地獄受罪,張氏於丈人觀媊b罪悔過,哀求道士李若沖為她來超度,盼求太乙救苦天尊慈悲救度,赦免一切罪愆,能夠在罪期未完前早日超升。

    張麗華的故事源自《洞玄靈寶自然九天生神章經》經後之〈誦經應驗〉(收錄於《正統道藏.洞玄部.本文類》),主要敘述以《九天生神章經》薦拔亡魂之功效。其文獻內容說:

「蜀青城山乃神仙會府。昔蜀主孟昶往祈,見女真麻姑,致齋壇側。青城令有獻美女張氏,遂納之,名之曰麗華,同處于丈人觀。忽一夕迅雷掣電,暴雨猛風,掀拔屋宇,騰空散落,張氏遂殞命,葬山下。後數十年上元節,丈人觀道士李若沖,夜歸憩於山前。忽竹陰有一女子,號泣而出,詣若沖前賦詩云:獨外經秋墮鬢蟬,白楊風起不成眠;澄思往日椒房寵,淚濕衣襟損翠鈿。言訖,復泣而退。若沖還觀,見丈人殿上有衣冠朱履之士,皆面北立,如有奏對。殿下廊廡間列諸罪人,見獄卒引一女子,縶於鐵柱杖之,號叫痛楚,徐察之乃山前逢之者。俄頃,善神以劍指若沖曰:今夕上元天官,自五嶽丈人校勘生死罪目,不宜久立。若沖乃潜避達旦,具白其師唐洞卿。唐曰:汝知之乎,此乃張麗華也。昔寵幸於此,褻瀆上真,致獲斯罪。既以詩告汝,汝當救之。曰:何法可救。曰:但轉《九天生神章》九卷,奏金籙白簡,可免斯苦,即自託生。偶遇臨邛牧田魯儔設黃籙,若沖遂置簡書疏,轉經十過,投仗醮所,因而救度。誦至九卷,適丁焚簡之時,若沖即回向而爇之。明日張氏所葬之地,有沙字四句云:符吏忽忽扣夜扃,便隨金簡出幽冥。蒙師薦拔恩非淺,領得生神九過經。」[5]

從上引資料得知,當時蜀主孟昶朝謁青城山時,青城縣令獻上美女張麗華,於是孟昶納張為寵妾,兩人同處於青城山丈人觀中。忽然有一夜間,狂風暴雨,雷電交加,暴風掀開屋頂,屋瓦騰空散落於地,張氏當場斃命,葬於青城山下。後經丈人觀道士李若沖以《九天生神章經》九卷為其薦度生天。

    《洞玄靈寶自然九天生神章經》,係「古靈寶經」之一,金明七真撰《洞玄靈寶三洞奉道科戒營始》卷之四《靈寶中盟經目》則錄有此經目,為道教早期的重要經典之一,大約成書於東晉末(約420)。本故事所提到的蜀主孟昶,即十國後蜀末帝孟昶,卒於乾德三年(965)六月庚戌。[6]《九天生神章經》與〈誦經應驗〉兩者年代相差超過500年,明代編纂《正統道藏》時,將兩者同時收入,應驗篇則置於經後。但從〈誦經應驗〉後有李若沖之語看來,李應是本文作者,且當時就將其文置於經後,並非《正統道藏》編纂時所為:

「若沖諦觀:太上垂教,憫諸眾生,故立救拔之門,以濟生死之路。……謹書于經末,以為崇奉之勸云。」[7]

很遺憾地,諸多文獻中並未有李若沖的詳細資料,但從〈誦經應驗〉歷史背景為唐後五代十國,而李若沖在「後數十年上元節」遇張麗華鬼魂來推測,應驗篇置於經末的成作年代,應不致晚於宋初。

青城山丈人觀

    青城山為道教名山,位於四川省都江堰市西南,古有「丈人山」之稱;道教稱為第五洞天,其山勢陡峻,樹茂林深,雲霧時隱,訪客於此彷彿置身仙境。目前丈人觀有兩座,一座位於前山門旁的建福宮,另一座位於青城後山的小徑旁。

    建福宮,位居青城山下,前山門左側;始建於唐代開元十八年(730),原名丈人祠,又名丈人觀。唐.徐太亨〈青城山丈人祠廟碑〉載:「奉開元十八年閏六月十八日敕,於青城丈人山置祠室。」[8] 五代前蜀高祖王建曾修青城山丈人觀,請道士張素卿於丈人觀真君殿,畫上五嶽、四瀆、部屬諸神等圖。[9] 南宋時期的地理叢書《輿地紀勝》述:「建福宮,即丈人觀,乃寧真君道場也。在青城縣北二十里。」[10]「丈人觀,在青城山,即建福宮也。」[11] 南宋.范成大《 吳船錄》卷上,有提及至青城山下丈人觀夜宿之事:

「至青城山,門曰寶仙九室洞天。夜宿丈人觀,觀在丈人峰下,五峰峻峙如屏,觀之臺殿,上至巖腹。丈人自唐以來,號五嶽丈人儲福定命真君。」[12]

范氏因隨日記所閱歷,至青城山下夜宿丈人觀,即今建福宮。

    丈人觀,又名丈人行宮,原為四合院式道觀,位於青城後山,隱藏在清幽的樹叢小徑旁。此觀歷史文獻記載不多,今存清光緒七年(1881)黃雲鵠〈修丈人觀神像記〉之碑文:

「余兩遊青城,始尋得其處。徑塗逼仄,棟宇荒頹。殿右角有小像,乃咸豐間王居士培基所修,體制未崇。從遊盧居士靜虛曾安爐此間,云茲地是上元宮祖堂。予昨過上元宮,覽其碑記,良然。住持祁道士頗喜修建,其必重新此地無疑矣。盧道士乞予為倡,乃允捐修丈人石像一尊……」(收入《灌縣志.文徵.雜記》)

從此碑文看來,此丈人觀為青城山上元宮之祖堂,並非坐落於青城山下,黃氏兩次遊青城山才尋得此處,可見位置相當偏僻。

位於青城後山的丈人觀,隱藏在清幽的樹叢小徑旁。

    綜觀上述而論,原名丈人觀,南宋時朝廷賜名「會慶建福宮」之建福宮,其歷史悠久,是歷代的道教名觀。若以〈誦經應驗〉李若沖於「山前」見鬼魂張氏,以及〈黃籙齋〉的「青城山下說原因」看來,這故事的背景「丈人觀」似乎是指現今的「建福宮」。

張氏之罪因與死因及其救贖經典探討

    張麗華的故事,目前普遍流傳的說法是:蜀主孟昶曾經朝聖於四川青城山,地方官敬獻美女張麗華,蜀主則納之為妃。二人同處于丈人觀,因青城山下溪水清澈非凡,麗華於泉中沐浴後,竟然裸身從青城山下丈人觀前經過,因赤身褻瀆聖真而獲罪,麗華遭雷擊而喪生,打入地獄受罰。後來張氏現鬼魂於青城山下哀求道士李若沖,李為張轉誦《九天生神章》九卷,超度張麗華脫苦生天。此說張麗華因為沐浴後,赤身裸體從神像面前經過而遭雷擊斃?

    在〈誦經應驗〉成作之後歷代方志皆有記述,但未有述其沐浴後,赤身裸體而遭雷擊之事。宋代《歲時廣記》卷十二〈拔鬼嬪〉載:

「道經應驗,蜀王孟昶時,於青城山丈人觀折麻姑壇。偶石城令獻一女曰張麗華,納之丈人觀側。忽一夕,迅雷暴雨,猛風電火騰空散落,張氏遂殞命,葬於山下。」[13]

此記載大致源於〈誦經應驗〉的說法,文中未提及張沐浴赤身之事,亦未說犯下何種罪行。原青城縣作石城縣,述張氏遭雷擊而斃,後現鬼魂哀告李若沖,李稟其師唐洞卿,唐師告知以《九天生神章》超度之。

    明代《全蜀藝文志》卷二十四,亦有述此感應記:

「廣政初,後主與其妃張太華,同輦遊青城,宿九天丈人觀中……數日,雷雨大作,若失白晝,而太華被震殞矣,乃以紅錦龍褥裹,瘞觀前白楊樹下。」[14]

明人周復俊述後主妃為張太華,此說除人名有異及白天被雷擊斃外,其餘與前之敘述大致雷同,誦持《九天生神章》超度,但同樣的未說明張氏犯下何種罪行。我們不知周氏為何將張麗華述成張太華,或許明代有此記載,至清代後,這故事的女主角則變成張太華。

明代以後,張麗華的故事變成張太華。

    清康熙八年(1669)吳任臣《五代十國》卷五十〈後主妃張氏〉[15] 則沿用了明代的說法;清康熙四十四年,彭定求等人撰《全唐詩》卷八百六十六,收入了張太華〈葬後見形詩〉及〈謝李若沖〉等詩句;近代的章回體小說《宋代十八朝艷史演義》說:張原為貴妃,名為太華,與蜀主同遊青城山,停留暫住於丈人觀中。一日,天色似有雨意,兩人未敢出門,於是在大殿閑坐,忽然風雨大作,雷電交加,一道白光朝向張太華頭上直擊過來,張氏當場倒地氣絕,厚葬於觀前的白楊樹下。由此得知,張麗華成為張太華的時間應在明代以後。

    諦視〈誦經應驗〉述:蜀主孟昶往祈,見女真麻姑,致齋壇側。青城縣令獻美女張氏麗華,孟昶遂納之,同處于丈人觀。忽有一夜,迅雷掣電,暴雨猛風,掀拔屋宇,騰空散落,張氏遂殞命,葬於山下。對此,有幾點關鍵提出:
1、張麗華是孟昶於青城山所納的小妾,並非正式的嬪妃。
2、孟昶見麻姑女仙,致齋於壇側。致齋,即齋戒,應捨棄平時生活的享受,先將身體調攝安定,不耽溺在外界的誘惑,且莫貪淫慾。
3、張麗華是在雷電交加的夜裡,因暴風雨掀起屋頂,被騰空散落的屋瓦擊斃。
至於張麗華究竟造了什麼罪?以致遭此厄難,沉淪苦海?據元代道書《三元延壽參贊書》卷一〈慾有所避〉載說:

「孫真人曰:大寒與大熱,且莫貪色慾。書云:凡大風、大雨、大霧、雷電霹靂、日月薄蝕、虹霓地動、天地昏冥、日月星辰之下、神廟寺觀之中、井竈圊廁之側、塚墓屍柩之傍,皆所不可犯,若犯女則損人神……諸神降日犯淫者促壽,及保命訣所載:朔日減一紀,望日減十年……」[16]

編著李鵬飛於文後按《庚申論》說:「古人多盡天數,今人不終天年。何則?以其罔知避慎,肆情恣色,暗犯禁忌,陰司減其齡算,能及百歲者,幾何人哉?」蜀王孟昶納張麗華於觀側,一夕迅雷電火,張氏隕命。[17] 雖然〈誦經應驗〉並未詳細敘述張氏所造之罪,但文中端倪可見。李若沖見女魂泣云:「獨外經秋墮鬢蟬,白楊風起不成眠;澄思往日椒房寵,淚濕衣襟損翠鈿。」女魂言畢而退,李返回觀中,見獄卒引一女子,捆綁於鐵柱杖打,嚎叫聲不絕,往前一看,就是剛才在竹林下所遇之女子。後來若沖問師父唐洞卿,唐師說明這女子名曰張麗華,多年前被後蜀皇帝寵幸於此,因而褻瀆高真,所以致獲此罪。既然以詩哀求,你應當拔度其苦。若沖問:「何法可救?」師答:「但轉《九天生神章》九卷,可免其苦。」這說明的非常清楚,孟昶祈福於青城山丈人觀,並於壇側客房齋戒,此時張氏受寵於房中,荒淫無度,造下如此大罪。忽有一夜,雷雨大作,張氏於房中被「飛落的屋瓦」擊斃。這印證了《三元延壽參贊書》所示:天象驟變、神廟寺觀之中……諸神降日,犯淫者促壽。

    大道慈悲,度人無量。張麗華造下此罪,經李若沖以《九天生神章經》薦拔生天。張氏以詩一首謝之:「符吏忽忽扣夜扃,便隨金簡出幽冥;蒙師薦拔恩非淺,領得生神九過經。」《九天生神章經》稱:修道者若得聞聽,誦念此神章,可使形神不離,成仙飛昇;鬼靈聞之,以昇遷;凡夫聞之,可長存;幽魂聞之,以開度;死骸聞之,以還人。此經為三寶之神奧,萬品之生根。[18] 如此經德可謂之:經功浩力不思議!張氏因造下惡因(張氏麗華曾造罪),致使沉淪地獄受苦(三官考較甚分明),後因真心懺悔罪愆(丈人觀堥D懺悔),哀求道士李若沖救贖其身(哀告黃冠李若沖),如此陰陽相契而合,方可使誦經功德產生作用,其魂脫化生天(經卷未完離地府[19],速登雲路早超生)。因張氏的懺悔自救,故能自天佑之,並非單方面的行事。倘若無虔敬之心,何敢奢望祖師庇佑呢?

三、結語

    歷代皆有張麗華的記載,大都沿自宋初〈誦經應驗〉之例。我們不了解明人周復俊為何將張麗華述成張太華,或許周氏早已知道這只不過是一篇託名之作。如同後人將故事繪聲繪影,甚至以訛傳訛,如〈誦經應驗〉述李若沖「數十年」後遇張氏鬼魂,有人則敘述數年遇見;張氏殞命葬於山下,有將述其葬於白楊樹下;誤認張氏為貴妃;張氏沐浴後,赤身裸體從神像前經過,當場被雷擊斃……等等。當然,我們可以理解,這是寫作的效果,以增加其可看性及閱讀價值。然而,從這典故中,我們應當有所省思,並了解其中的內涵。因此,筆者以戒淫、誦經功德、懺悔自救來略作結論。

    道教戒律,是使信徒明白了解善惡的內容及如何為善去惡,並將持戒作為自身的行為規範。道教之有戒律,源自於古代的齋戒。在〈太上老君所命積功歸根五戒〉說:一者不得殺生,二者不得葷酒,三者不得口是心非,四者不得偷盜,五者不得邪淫。古云:萬惡淫為首。邪淫乃犯深重罪惡,纏累多世;但淫易戒,淫心難戒。凡修善之人,應先戒淫心,心既不動,淫自不犯。因此,眾生淫慾的存在,皆由自心而來。孟昶於齋戒期納張麗華為妾,受寵於丈人觀廂房;然道觀乃神仙聖地,兩人未能以仁義道德調養心性,反而天雷勾動地火,不視身處神聖之地,故一夜情慾變成一世冤債,除張麗華命喪黃泉外,孟昶也因生活荒淫,後來成了亡國之君,鬱鬱而終,皆得到現世的報應。

    誦經功德,道書早有記載,六朝的靈寶派更大力闡揚誦經功德。東晉《靈寶無量度人上品妙經》述:齋戒誦經,功德甚重,上消天災,保鎮帝王,下禳毒害,以度兆民。全真日誦功課《太上玄門早壇功課經》說:誦經功德,不可思議,諸天諸地轉靈機。指持誦道經的功德,其中的神祕奧妙是無法想像與理解的;功德能使各天界及地界化去死寂,且開啟靈動的生機。[20] 這些都是說明誦經的功德與利益,使得法界一切有情,咸能業障消除,離苦得樂,其重要性不言可喻。而從太平道為解其厄,教病人叩頭思過;天師道的請禱之法,書病者姓名,並說明罪惡之因,由此可看出早期道教懺悔的自我救贖之法。六朝時的道經明確指稱:若欲求諸解脫,永免輪迴,離諸疑網,惟有虔心看轉經文,修諸功德,禮拜懺悔,讚嘆稱揚。(《太上三十六部尊經》)張氏因造下罪惡,真心懺罪於丈人觀前,後經道士李若沖誦讀《九天生神章經》以度其魂。這說明誦經的功德,應當相契於懺罪之時,否則陰陽未能相應,如何產生了動力,造就一切眾生?

作者簡介:

    陳柏勳 (Bergsing Chen) ,字山祐,號雲僊子,台灣高雄市人。受業於四川成都老君山道觀住持張至容大師門下,蒙賜道名陳理義。

    2007年於四川成都老君山道觀正式受「冠巾禮」,傳承法脈接派度人。主要從事道教儀式研究與實務工作,曾受聘於國立高雄師範大學「道教文化推廣課程」教師,發表過相關學術論文數篇。

(本文原刊於《武廟宗教文化雜誌》第12期,p62~68。)

 

注釋:
[1]《正統道藏•洞玄部•鳴字號》,新文豐刊本第15冊,頁596上。
[2]《正統道藏•正乙部•丙字號》,新文豐刊本第53冊,頁395上。
[3]《正統道藏•洞玄部•推字號》,新文豐刊本第11冊,頁119下。
[4]《重刊道藏輯要.全真正韻》(清光緒三十二年﹝1906﹞成都二仙蓭重刊本),成都:青羊宮道觀重印,頁35-36,1985年。
[5]《正統道藏•洞玄部•人字號》,新文豐刊本第10冊,頁11-12。
[6] 元.脫脫《宋史》卷二《本紀第二》,頁2,清乾隆《武英殿二十四史》本。
[7]《正統道藏•洞玄部•人字號》,新文豐刊本第10冊,頁12上。
[8]《全唐文》卷351,頁15。
[9] 參見《御定佩文齋書畫譜》卷四十八,頁28-29,收錄於《欽定四庫全書.子部》。
[10] 王象之《輿地紀勝》卷151《成都府路.永康軍》,頁8。
[11] 同上註,頁10。
[12] 范成大《吳船錄》卷上,頁4,收錄於《欽定四庫全書.史部七》。
[13] 南宋.陳元靚撰《歲時廣記》卷十二,頁11-12。
[14] 明.周復俊《全蜀藝文志》卷二十四,頁11,收錄於《欽定四庫全書.集部》。
[15] 清.吳任臣《五代十國》卷五十,頁3-4,收錄於《欽定四庫全書薈要.史部》。
[16]《正統道藏•洞神部•深字號》,新文豐刊本第31冊,頁170。
[17] 參閱上註。
[18] 參閱《正統道藏•洞玄部•人字號》,新文豐刊本第10冊,頁4-5。
[19] 勳按:經卷,原釋義為經書典籍。所謂經功浩力不思議,是指持誦道經的功德浩大無可限量。誦經之功德可抵其罪惡。因此,此處經卷未完離地府,有隱喻盼求罪期未完前早日超升。在〈邱祖懺文〉中說:「經功浩力不思議,回向十方諸聖眾;願見真心求懺悔,河沙罪障悉消除。」可見道教經法及懺悔法功效之大。
[20] 參閱陳柏勳《太上玄門功課經譯注》,台北:新文豐出版公司,頁184,2016年。